五燈獎回顧系列報導(八)-歌唱擂台階段確立五度五關的衛冕比賽方式

2006-08-31

歌唱擂台階段確立五度五關的衛冕比賽方式

所謂歌唱擂台,最簡單的意思是單循環式的打擂台,由製作單位指定數支曲子,每次產生一位擂台主,接受其他挑戰者挑戰,亦即單循環式的歌唱比賽。

歌唱擂台的型態是非職業性的一對一單循環歌唱比賽,看燈決定勝負,具有連續性,不同年齡,非職業性的歌者紛紛上陣,唱的不好或唱錯了,連燈都來不及看,就被一聲敲下台去,緊張又刺激,時時出現高潮。

連贏二十五人即可得五萬元獎金(於後來五燈獎階段改為獎金十萬元)。此一節目播出後,由於緊張刺激,造成極大的轟動,但若論內容型態,是非常單純,它是這樣的:

由觀眾報名參加歌唱擂台之後,由製作單位安排試唱機會,參加試唱合格者,都可領到一本印刷精美的田邊俱樂部歌集(亦即歌唱擂台指定歌曲專集),以備正式演唱之用。

參加演唱者以抽籤的方式決定表演的先後順序,開始時由樂隊任意演奏歌集中的某一曲,演唱者聞樂隊奏一小段前奏後,即開始演唱,如演唱不好,馬上打一鑼聲,表示下台一鞠躬,如唱的不錯,則唱完此曲,再由評審給燈,然後以同支歌曲接受第二位之挑戰。第一位演唱及第二位挑戰者之成績比較燈數,燈數高者即為一度一關優勝(燈數相同時以五位評審之合計分數評定之),合計分數也一樣時,則以首先演唱之準擂台主為優勝,優勝者再接受第三位挑戰者之挑戰,接受挑戰勝過五人時,稱為一度五關準擂台主,可獲得巨額獎金。

獎金與獎品方面是這樣的:

·        演唱不好,鞠躬下台者:贈送安賜百樂玻璃杯半打及口服液一袋

·        演唱完而輸者:可得一燈百元的獎金及安賜百樂口服液一袋

·        演唱優勝者,每度五關照下列金額贈獎:

一度五關(連勝五人,即準擂台主):五千元及紀念錦旗一面

二度五關(連勝十人,即準擂台主):一萬元及紀念錦旗一面

三度五關(連勝十五人,即準擂台主):兩萬元及紀念錦旗一面

四度五關(連勝二十人,即準擂台主):三萬元及紀念錦旗一面

五度五關(連勝二十五人,即準擂台主):五萬元及擂台主錦旗一面

(此即為大家所熟知的五度五關獎五萬的由來)

過度準擂台主中途失敗或終止演唱時,可獲得累計燈數獎金及半數的過度獎金和紀念錦旗一面。
除了正常演出之外,歌唱擂台,每季、節日、暑假等另外企劃特別節目,如暑假寒假的兒童歌唱擂台、光復節或雙十節的特別節目皆是,雖然內容只是一對一相當單純,但因每次參加演唱的成員都係特定階層,如軍人、父親、媽媽、理髮師、醫師、護士、計程車司機、家庭主婦等,所以感覺上也有極大的變化,人情味十足。

 

歌唱擂台的評審

由於歌唱擂台係純歌唱的單循環比賽,表演觀眾的晉級或淘汰,完全操在評審手中,所以評審在節目中的地位非常重要。

歌唱擂台的評審是聘請五位對歌唱有研究的專家擔任,因為挑戰者和擂台主的勝負完全取決於評審結果,所以除評審外,評分標準也規定得十分嚴格:

曲調佔25%

節拍佔25%

表情佔15%

儀表(即台風)佔25%

歌詞佔10%

評審就是按照這些嚴格規定的標準來評分的,每次評審中有三位是男性、兩位女性,都是對歌唱、作曲和聲樂等有相當研究的專家。當時的評審是固定的,每五位至少連續擔任一個月,這樣的規定乃是顧慮到歌唱擂台次與次的演出之間均有連帶關係,為了維持一定的水準,所以評審須連續擔任,並且為了符合客觀要求,每組評審以不連續超過一個月為原則。

同時,節目還擁有陣容相當堅強的三組評審人員輪流擔任評審,他們包括名作曲家李中和、李奎然、邱慶章,民謠作曲家林禮涵、周添旺,爵士樂專家謝騰輝、電腦音樂家林二、兒童音樂教育家蕭碧珠、聲樂家及台北媽媽合唱團指導老師蕭滬音、台北兒童合唱團指導老師林福裕等,這是「田邊俱樂部」的評審最上軌道的時候。

評審們至少需擔任一個月評審工作,但是如果擂台主繼續唱下去,那麼這一組評審中須有一位評審人員擔任主審,繼續下去,他的主要職責乃是萬一擂台主在連闖數關優勝之後,突然被新的挑戰者擊敗時,他需要即席擔任講評,將勝敗的評分根據向觀眾做一個清楚的講解,讓觀眾能夠充了解、接受,更進一步從音樂教育的角度來說,則可提高觀眾對音樂的欣賞水準,同時能安撫觀眾對評分不滿的情緒,進而因了解而心服,這也是歌唱擂台之所以能夠被觀眾認為是高水準歌唱節目的原因。

在這種情形下,主審講評便成為節目中一非常重要的關鍵,講評中肯能令觀眾心服,使節目進行圓滿;講評稍欠妥當,則易引起無謂的困擾。

外國電視中類似的節目,也經常有評審講評的事情,當然免不了會受些過份熱心觀眾的干擾。「田邊俱樂部」六十三年暑假兒童歌唱擂台即發生了類似事件。

當時的擂台主為台東的小朋友,挑戰者是高雄的小朋友,比賽的歌曲是一首名叫「西北雨」的民謠兒歌。比賽結束,擂台主被打敗了,因為擂台主已連過幾關再遭逢敗績,觀眾心裡總認為提供廠商不想出巨額獎金,所以將其打下,因此情形相當嚴重。

恰巧主審講評時犯了一個錯誤,她說擂台主失利乃因閩南語發音不準確,事實上真正失敗的主因,乃在其曲調錯誤,但講評時卻特別強調閩南語的不準確(閩南語在當時被視為方言,無所謂何種講法為標準) ,如此一來,引起許多觀眾不服,群情沸騰到了極點。

花蓮縣議會臨時動議,向台視提出嚴重抗議,聲言評審不公!中部某一地區的國語推行委員會,從發音的立場抗議評審不公;還有遠自澎湖等地,均有觀眾打長途電話或來函抗議。

「歌唱擂台」一向秉持公正原則,盡量以科學方法評審,但是節目因為現場播出,觀眾表演結束數秒鐘內,即須打出評審分數,而且馬上須即席講評,所以主審實在難為,講評稍一疏忽,即會引起話題。不過,雖然艱難,幸而田邊製藥及製作單位都能抱定目標、努力達成,維持節目的一貫水準。

從周末中午到週日晚上

        節目是觀眾的現場演出,當時製作單位深怕觀眾上台會害羞、緊張,影響演出成績,還特別設計了眼罩,讓演唱者在演唱時都戴上了眼罩,製作單位認為這樣做或許可以鼓勵更多人有勇氣來參加,後來證實不帶眼罩參加者仍然相當踴躍,才把這個道具取消了。當時的製作人周宜新說:現在想起來,我們覺得自己實在太天真了,怎麼會這樣低估了觀眾呢?

        歌唱擂台的演出達三年之久,從六十年十月到六十三年十二月。演出時間也由週末下午改為禮拜天晚上七點到七點半。

 

歌唱擂台第一位五度五關得主王麗玉小姐

        在這個階段,產生了第一位歌唱擂台的五度五關得主王麗玉小姐(61年5月),也創造了節目的另一個高潮。之後五度五關的歌唱得主包括方芳碧(61年11月)、陳菊貞(62年5月)及常威威(63年3月)。另外一個高潮那就是爸爸歌唱擂台孔憲佽和林憲章,一個男高音一個男低音,唱的都很入味,偏偏抽籤抽在一起,創了同燈同分再比一次,最後以五個燈再同燈同分的比賽紀錄。

       歌唱擂台這個節目名稱,後來由於遭到有關人士反對:擂台是比武的,歌唱怎可稱擂台,所以後期只有把名稱改為五燈獎。

到了六十四年一月,漸漸的,也到了必須突破,以提高收視率的局面,於是遂又來了一次內容形式的大改變,代之以才藝五燈獎。

返回列表